说不完的长征]草地纪事 最悲壮的死亡行军

长征苦,最苦在草地。很多老红军,年近百岁,记忆渐失,但提起草地,却仍忍不住落泪。茫茫草地,留给他们哪些刻骨铭心的回忆?在最艰难的荒野求生中,饥寒交迫身体羸弱的红军战士,又是凭借怎样的力量,走出这片挑战人类生存极限的死亡地域的呢?

说起长征途中最艰难的时刻,老红军们不约而同都提到了过草地。长征苦,最苦是草地。茫茫草地,留下了无数战友的生命和生者刻骨铭心的伤痛记忆。80年前的草地之行,无疑是长征史上最悲壮的一笔。而走出草地,红军就看到了胜利的曙光。

在炉霍县虾拉沱村,每到7、8月份,家家户户都会到草原上去“耍坝子”。94岁的李丰明享受着舒心的日子,他在虾拉沱村已经生活了80年。80年前他眼前的草地完全是另一番景象。

1935年初春,13岁的李丰明和父母、哥哥一起参加了红军。8月,全家就一起跟随大部队走入了茫茫草地。

白天,草原上鲜花盛开,美不胜收;夜晚,气温迅速降至零度,雨雪冰雹,来去无常。

长征苦,最苦在草地。很多老红军,年近百岁,记忆渐失,但提起草地,却仍忍不住落泪。茫茫草地,留给他们哪些刻骨铭心的回忆?在最艰难的荒野求生中,饥寒交迫身体羸弱的红军战士,又是凭借怎样的力量,走出这片挑战人类生存极限的死亡地域的呢?

说起长征途中最艰难的时刻,老红军们不约而同都提到了过草地。长征苦,最苦是草地。茫茫草地,留下了无数战友的生命和生者刻骨铭心的伤痛记忆。80年前的草地之行,无疑是长征史上最悲壮的一笔。而走出草地,红军就看到了胜利的曙光。

在炉霍县虾拉沱村,每到7、8月份,家家户户都会到草原上去“耍坝子”。94岁的李丰明享受着舒心的日子,他在虾拉沱村已经生活了80年。80年前他眼前的草地完全是另一番景象。

1935年初春,13岁的李丰明和父母、哥哥一起参加了红军。8月,全家就一起跟随大部队走入了茫茫草地。

白天,草原上鲜花盛开,美不胜收;夜晚,气温迅速降至零度,雨雪冰雹,来去无常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hebeihuameibw.com/,欧冠基辅迪纳摩